<fieldset id='n9caw'></fieldset>
    <span id='n9caw'></span>
  1. <i id='n9caw'></i>
    <i id='n9caw'><div id='n9caw'><ins id='n9caw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n9caw'><strong id='n9caw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<ins id='n9caw'></ins>

      1. <tr id='n9caw'><strong id='n9caw'></strong><small id='n9caw'></small><button id='n9caw'></button><li id='n9caw'><noscript id='n9caw'><big id='n9caw'></big><dt id='n9caw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n9caw'><table id='n9caw'><blockquote id='n9caw'><tbody id='n9caw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n9caw'></u><kbd id='n9caw'><kbd id='n9caw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<dl id='n9caw'></dl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n9caw'><em id='n9caw'></em><td id='n9caw'><div id='n9caw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n9caw'><big id='n9caw'><big id='n9caw'></big><legend id='n9caw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青春期特有遺忘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那天被老媽拉著逛街,心不在焉的敏嘉撞上瞭一個人,誰讓他長得人高馬大呢?

            敏嘉對那個慘遭撞到的女孩子說瞭一句“不好意思”後,繼續跟著老媽逛街。10秒鐘後,他猛一回頭,卻發現那女孩子還在看著他……

            女孩名叫思儀,她臉色緋紅,迅速逃離現場。

            思儀發現敏嘉坐在候補席上,是在春天的時候。

            思儀去水房打開水,路過籃球場時,發現瞭這個過年前在街上撞到過的擁有挺拔身姿的男生。他看上去很孤獨,坐在邊上傻乎乎地看著球場上奔跑的隊員們。她想,怎麼可能呢,這麼挺拔的男生,打球應該很棒啊,怎麼會傻站在旁邊候補呢?

            突然,一個被攔斷的球落到瞭思儀這邊。思儀被打斷瞭心事,轉身跑瞭。她好像看到敏嘉看到她時的微笑瞭。

            敏嘉對著思儀微笑的時候心裡在想的是,這不是那天盯著我看的女生嗎?她也是我們學校的?他笑,是因為思儀差點被球打到時的那種害怕的神情,好像一隻驚弓之鳥。

            後來他將視線收回的時候遇到瞭教練的眼神。那眼神冰冷冰冷的。敏嘉的心,一下子揪緊瞭——哪有一個父親的眼神會是這樣的呢?他到瞭隔壁的球場,默默地練習起來。他練得很入神,沒發現打水回來的思儀正遠遠地看著他。

            敏嘉漸漸發現,隻要是有練習的下午,他總是能夠發現思儀。當然他不知道思儀叫思儀,就像思僅不知道敏嘉叫敏嘉一樣。

            他們像兩棵相互遙望的樹。僅僅是遙望而已。

            敏嘉很多天沒有看到那個思儀瞭。他突然覺得膽小的女孩就像自己曾經養過的一隻兔子,他不自不覺畫出瞭一隻兔子,突然他有瞭一個想法。他拿出A4的素描紙,淡淡地描出瞭樹的形狀,兔子的形狀,然後找出蠟筆,輕輕地開始塗抹。運動員敏嘉同學隻能這樣作畫。他除瞭幼兒園學的蠟筆畫以外,基本可以稱之為畫盲。

            完成作品的時候已經凌晨一點多瞭,窗外有蛐蛐在叫。哦,夏天來瞭嗎?

            思儀卻沒再出現。夏天快來的時候,思儀奇怪地病倒瞭。她低燒不退,先是去校醫那裡看,然後是市中心醫院的醫生,省裡的醫生,北京的醫生……

            春天再來的時候,治病註射的激素,使得她胖瞭不止兩圈。她孱弱得去不瞭球場觀球,她不知道那個叫敏嘉的男生,是否還坐在候補席上。她不知道,敏嘉曾經用過一個夏天的柔情,等待著自己的出現,隻想送給自己一幅蠟筆畫。

            他們都不知道,很多很多事情,在那個夏天發生,並且消失不見。

            作為這樁青春事件的見證者我們姑且將其稱為“青春期特有遺忘”吧。